翘蹦二恰

考完试了Σ
封面是然爹,头像是宁萌太太画的佣园

啊放弃了太丑了,本来想搞成一种意境结果适得其反(摊手)
恭喜奈布摆脱土味情话√
园丁→有花园
有园丁=有花园

“落地生花”

群里面大大激情茶绘的时候摸了一只偷穿男友衣服的艾比(把学校的图改了改)

Z Z Z

【卡艾比】般配


cp是卡米尔和艾比。
然后是连接了两个时空的 ,无论是哪个时空我都不会让这对好过(什么)

【ooc慎】

【自行避雷】



“配得上吗?”






“艾比,你喜欢谁啊?”那一天,凯莉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

“不知道喔……”艾比咬了咬吸管,眼前却出现了一条红围巾。



青春期的女生,有点喜欢的人根本就不算什么新鲜事。但对本人来说,朦胧青涩的情感是她们乐于体会的东西。

艾比懊恼地趴在学习委员卡米尔的桌上,等着他从办公室回来教自己所谓的“很容易”的题目。

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弟弟埃米在下面打篮球等她。余晖打进教室,却没有洒在她的身上,未沾一丝阳光。

“咚——咚——”

真是好听啊,这声音。

与大地抗衡的声音。

卡米尔……好像也很喜欢打篮球呢……

艾比想起了偶尔路过篮球场时看见的卡米尔,在一群高年级学生中虽然偏矮了点,但他的运球却从来没有被截断过,与他哥哥雷狮的配合堪称完美。

他本人也很完美啊……

不管是学习还是体育……还是为人和长相方面……

“哒哒……”艾比的耳朵捕捉到了细微的脚步声。卡米尔回来了,她想。

“咚——咚——”篮球击打地面的声音突然被无限放大,与脚步声甚至莫名的契合。这节奏还随脚步声的放大而变快。

“咚咚——”

艾比在想着自家弟弟是不是要把地给砸出一个洞来时,卡米尔出现在了门口。

一瞬间,余晖发出最后一丝光,毫无保留的打在卡米尔的身上,艾比的身影彻底没入卡米尔的影子里。

“对不起。今天太晚了,就不补习了。回家吧。”

“咚咚咚——”

卡米尔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着,却被这越来越大的声音给淹没。艾比费了好大劲才明白他的意思。

“恩……”

世界落入黑暗中,路灯挣扎着亮了起来。





“艾比,你喜欢谁啊?”几个月后的期末考试结束,艾比和凯莉一起并肩走下楼梯聊着八卦,当凯莉笑嘻嘻地抛出这句话时,艾比也顺口说出了她回应无数人的话。

“不知道喔……”艾比咬着吸管,一条红围巾却赫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一瞬间,艾比的心漏跳了半拍,伸出的脚刚好没有踩到实地。

“啪叽!”艾比狼狈地摔在了台阶上,幸好脸没着地,只是屁股像坐山车一样滑了好几个台阶。

“唉我说你这个呆毛呆子,怎么走路就不看路呢?”凯莉夸张地叹气,艾比给她翻了个世纪白眼。

但她也没有反驳凯莉,她刚刚对凯莉说谎了。

她有喜欢的人。




艾比喜欢卡米尔啊。

卡米尔辅导她的科目,她这次考试全部都超常发挥了。卡米尔会不会感到很高兴呢?

但自己也不能再要求补习了……上次补习的目的是不让自己垫底……她怎么拉的下脸再去找卡米尔呢?

卡米尔那么优秀的家伙啊……我也要变得更优秀才行呢……

艾比的成绩突飞猛进,从原来的下游飞到了年级的中游,她第一次觉得学习那么快乐。学累了她就抬起头看看卡米尔低头的背影。

“埃米啊,这回是我拿的压岁钱比较多了!!”艾比拿着成绩单向着埃米炫耀,埃米不满的看着姐姐比他高一分的分数,小声地嘟囔:“早知道就不答应谁分数高谁拿压岁钱多的协约了……”

“活该!!”艾比大笑着,拍了一下弟弟的头。听着弟弟叫疼的呻吟,艾比觉得自己触及到了一点那束光。

原来,那时候不是埃米的篮球拍打的声音。

那是我自己的心跳声。

这样看来,那束余晖,我肯定沾到了一点吧。







这种单恋的日子过了多久呢?一年,两年?

艾比看着练习上的题目,咬着笔杆想着。

她发现自己遇到了瓶颈,各科的学习成绩好像无论如何都只能保持在那个线。排名无论如何也上不去。

这就是笨的人所到的极限了吧……

艾比猛地甩了甩头。

不行,不能这样想!准备毕业了……我一定可以的!!

一定可以……

艾比内心不知何由闪过一丝恐慌,她下意识的抬头想去捕捉卡米尔的背影。却看到卡米尔正站在走廊和一个女生聊天。

那个学姐……艾比曾经听凯莉提起过,是个全能的学姐。是个完美的学姐。

和卡米尔一样,完美无缺。

卡米尔的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微笑。

艾比从没看见过那样的微笑。

灿烂得让她的眼睛刺痛的微笑。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艾比晚上睁着眼,她睡不着。

她无聊的翻着手机,里面的内容她好像看了,又好像没看。

“姐,别玩了。”埃米在门口敲着门。艾比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她好像听到埃米叹了一口气。

算了,睡吧。谁说我没机会呢。

艾比想着,一条内容却跳了出来。


【你喜欢的人优秀吗?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在努力吗?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受欢迎吗?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想去更好的大学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

那你呢?

你崇拜你喜欢的人

那他崇拜你吗?

你喜欢的人在变强

那你呢?

……】

我呢……?

我呢???


【他在变优秀

你在变堕落

你们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差距会越来越大

话题会越来越少

你有想过

有一天他会喜欢上一个比你更优秀的人吗?

你努力了吗?】

我努力了……可是……我达不到啊……

【你能和他一起穿上婚纱,礼服吗?】

【你能吗?】

我不能啊…………!!!!

我达不到啊!!!

他……太优秀了…………

【你配得上站在他的身边吗?】

【你配得上站在他的身边吗?】

【你配得上…………】






“够了——!!!!”



艾比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麻花,头深深的埋进去。不住的抽泣。

原来那天的余晖,我并没有触碰到。

因为它会将我彻底燃烧。抹除一切在世的痕迹。

她好像听见埃米进来慌张安慰她的声音,但又好像不是埃米。





中考结束了。艾比的分数踩在了重点线,但她只是看了一眼,便填下了和埃米一样的普通学校。

“……姐?”

“我可不想去重点学校当吊车尾。”

埃米觉得那个学校名称就像姐姐随意写下的,毫不在意。







艾比再没和卡米尔有过联系。她却没找到合适的人,据说卡米尔也没成家。他和雷狮活跃在经济圈中,听埃米说好像两人还是地下黑企的经济支柱。

艾比在一家医院做护士,那是家比较高档的私人医院,进出都是某某地区首富,她也乐的清闲。


“艾比……?”陌生的家伙从背后叫住了她,她停下脚步,警惕的回头,却看到一头熟悉的黑发。

“……雷……雷总?”艾比把雷狮大名老老实实憋了回去,在工作场所她可不敢放肆。

雷狮失笑:“真亏你还记得我。你叫我雷总我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艾比注意到雷狮好像没以前那么精神了,看上去整个人都焉得像个黄花菜一样。黑眼圈估计用粉底也遮不住。

“怎么了?”艾比隐隐的有一种预感。

“卡米尔,住院了。”雷狮想也不想就抛出了这句话,却对艾比来说就是个晴天霹雳。






雷狮聘请了艾比作为卡米尔的护工。不知是觉得同学之间所以会照料得比较好,还是察觉到了艾比对卡米尔的情感。不管怎样,艾比只能对着突如其来的高薪说一声谢谢。

卡米尔因为一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艾比看着卡米尔的睡颜,嘲笑自己挥之不去的情感。

她对卡米尔的照料可谓尽心尽力。除了换衣服什么不方便的请其他护工来做之外,房间里的整洁都是她独自完成。并不是医院里没有清洁工,她只是不放心清洁工做的卫生而已。即使是这家高级医院。

艾比闲暇下来时会靠着病床的椅子看着卡米尔——她不敢趴在病床上,因为内心已经结痂的自卑感。




主治医生说卡米尔的病情有所好转,雷狮打算带卡米尔到国外去做先进的手术。艾比算了算,今天就是雷狮来接卡米尔的日子。

她把房间弄得很干净,就像卡米尔刚搬进这里一样。艾比坐在椅子上,依旧看着卡米尔。

雷狮应该来了。

艾比刚在心里念叨完,雷狮便推门而入。艾比站起来迎接,雷狮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艾比心想奇怪,按她对雷狮的理解,这时候雷狮应该迫不及待的带卡米尔离开这里,而不是阴沉着脸。





“艾比。”雷狮转过脸来,艾比注意到雷狮的眼睛有些红肿。

仪器上的心跳图还在跳动着,却不像往日那般有活力。




“不想对他说什么吗?”

什么………?

艾比怔怔地看着卡米尔的脸,明明看起来还有温度。她僵硬着身体,一步一步走进卡米尔,每一步自己的关节都在咔咔作响,叫嚣着让她停下。绿色的光让她有些恍惚。

恍惚之间,变成一条直线。



“滴——”


艾比再也支撑不住,跪在地上,泪水并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决堤而出。她动了动喉咙,却发现喊不出他的名字。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句话语。







“我……配得上你了吗?”









艾比这样说着,用箭刺穿了眼前的人的胸膛。

艾比看着眼前的敌人已被回收的通知,她却笑不出来。

明明是她第一次面对又能自己取胜的家伙。

她转过身,一条红围巾躺在地上,好像在等着她。

她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转身也是如此的艰难。她倒在地上,闻着空气里作呕的血腥味。这个空间空荡荡的,除了她的喘息声和爬行声,什么也没有。

她匍匐着,挪动着,向着红围巾的地方。






“……卡……米尔……我……打赢了耶……”

“你看……是比我排名高……高很多的……家伙……”

“我……帮你报仇了唉……”

“……我……变强……了……”

“面瘫……矮子……”



艾比终于触摸到了红围巾,上面还有卡米尔残存的温度……但却还是冷冰冰的……

咦……?蓝光……

我……要死了吗……?

……至少……让我……问清楚啊……


艾比用最后一点力气把脸埋在红围巾里。完全被蓝光包围之前,她听到了自己嘶哑的声音:











“卡米尔……我能喜欢你吗?”



两对都同居设定(๑•ี_เ•ี๑)

与男友吵架不起来的两对(❁´◡`❁)*✲゚*
觉得画得最好的是两个男孩子了,但我是真的不会画手(\#-_-)\┯━┯
第一次画短漫觉得比画大图爽多了,画的时候总有一种我有金肝的错觉(实际上画完腰就疼得不得了Σ(|||▽||| ))
最后希望大家能,感受到我希望幻凯去结婚成为家人的迫切……

然后现在才发现图的顺序放错了Σ(|||▽||| )
lof好像改不了了……正确阅读顺序12435……对不起对不起(ノಥ益ಥ)

【雷柠】跳远成绩

到了该交党费的季节了

——————————————

安莉洁整理床铺时,在墙上发现了一句话。总有那么几个学姐忍不住自己的思春,在不起眼或者能用被子掩住的墙面东写西写。

“如果你跳远三次成绩都一样的话,那么这个成绩就是你未来老公现在的身高。”

安莉洁盯着那句话看了好一会,然后用一个盒子盖住了那句话。

—学姐的情感真丰富啊……



安莉洁属于一个信仰神的宗教中,虽然人数少得可怜,但教徒偶尔会在梦中听到“神语”,来指引教徒未来的路。

所幸这个宗教没有什么服饰和习俗上的约束,这是安莉洁觉得教义是十分人性化的地方。

看到墙上那句话的当晚,安莉洁在梦中听到了神语:“相信预言吧,离你最近的预言——人和时间都一样……真的预言通常会带来幸福。”

安莉洁起床后,左思右想近段以来收到的预言——

没有。

近段以来能称得上预言两个字的,只有墙上的那句话:

“如果你跳远三次成绩都一样的话,那么这个成绩就是你未来老公的身高。”

—老公……是指结婚之后能一起生活的家伙的称呼……

—找老公……很难吗……

—我觉得妈妈找爸爸挺容易的啊……就是打个电话……

—哦不对……那个是结婚以后的事情了哇……结婚之前……应该……

安莉洁还没想明白呢,对头的艾比大喊了起来:“起床!丹尼尔来宿舍视察了!!”

在安莉洁听到神语后过了一个月,学校要开展校运会,班里面自然要选出适合的同学参加各项比赛——也包括跳远比赛。

“都好好给我打起劲来!让渣渣们看看我们班不仅学习好,体育也能碾压他们!!”

这是班长嘉德罗斯的宏图大志。






“安莉洁!一米八六!”

“安莉洁!一米八六!”

“安莉洁!一米八六!”

“安莉洁,你怎么这么厉害,三次跳远都是一样的成绩唉!”在一旁看的金拍起了手——然而只有他一个人拍,其他人看智障一样看着他。

“谢谢哇……”安莉洁冲金笑了一下,便独自一人走在操场上。

—真的被预言说中了……一米八六的男生……离我最近……

—班上……

安莉洁想了想,她似乎一个男生的身高都不知道。

最后她终于想起有体育委员这件事,于是慢慢走到登记成绩的体育委员雷狮身边。

“雷狮……体委……”

“恩?”雷狮有些意外。

“我们班上……一米八六的男生有谁哇……”

“我啊。”

“?”

“我说,我的身高是一米八六。目前。(反正还会长高)。”雷狮得意了。


安莉洁看着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老公……是雷狮哇……

“雷狮……”

“又怎么了?”雷狮拧开了水瓶盖子,目光没有移开表格。



“请你和我结婚。”

安莉洁认真的说。

“噗——!!!……咳……咳咳……”这句话活生生的把雷狮刚喝下的水给喷了出来,他连忙用手袖擦了擦嘴巴,震惊的看着安莉洁。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啊。我在求婚嘛……”

“你知道个屁——!!什么求婚!结婚要到法定年龄你懂吗!!”

安莉洁认真的在内心记下笔记:1,结婚要到法定年龄。

“还有呢……?”

“结婚是……狗屁扯远了啊!!你最近看了什么胡里八糟的东西……!!”虽然是冬天,但雷狮的脸意外的红,安莉洁认为肯定是冻坏了。

“没看什么哇……预言算吗……?”

雷狮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复杂。

“什么狗屁预言,你们那个教都是搞什么东西!”雷狮非常的激动,声音大到其他同学开始向他们这边张望。

“恩……‘如果你跳远三次成绩都一样的话,那么这个成绩就是你未来老公的身高。’这样的预言……”

雷狮一下子噎住,一时半会才把刚才害羞转过去的头转回来。

“这种思春期少女的幻想你也信?”

—也太天真了吧??

“神说它是真的……”

“说真的你就信?”

“神还没有出过错……”安莉洁歪着头想了想。

雷狮没有说话,他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宽大的运动服……随处可见的柠檬发卡……白色运动鞋……脸上的三角贴纸……普通的、甚至有些不起眼的少女。

—哪里普通……

“很可爱不是吗……?”雷狮小声说道。

“……既然预言都说我是你的了,那你干嘛还要现在来求婚?”过了一会雷狮才说话,说完话自己都羞了。悄悄的瞟一眼安莉洁,认为她也会像其它女生一样捂住脸,谁知她却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预言虽然这样说……但我觉得……还是自己努力争取的好……而且丹尼尔老师不是刚刚教过我们……

先发制人吗……?”

“……”

—顶着天然呆的脸说这种撩人的话……

—好可爱啊……

雷狮立马再次拧开水瓶,往自己脸上一泼,随即栽倒在地上。用头巾盖住自己的脸。

“雷狮……?”

“别管我,让我自己冷静一下。”

“好……”

安莉洁在雷狮旁边坐下,两人无言了好一会,这静(gan)谧(ga)的局面最后是由安迷修的呼声打破——

“雷狮,准备到你跳远了!!”

雷狮一扯头巾,头发随手的挥动带来的风飘着,原本翘起的头发形成了一团乱毛在他头上,却也为他增加了一份桀骜的帅气。安莉洁怔怔地看着他——明明是熟悉的家伙,却开始不熟悉了起来,与此同时的脸颊像火烧一样的辣。

雷狮起身,向跳远场地走去,安莉洁回过神来,心中莫名闪过一阵恐慌。

—他要去哪……?

安莉洁下意识的伸出手,本想拉住他的手,却只抓住了他的衣角:

“……雷……狮……”

雷狮扭过头,邪笑了一下:“等我一下。”

安莉洁松开了衣角,怔怔地看着他远去,场地的同学也目瞪口呆的看着雷狮。

安莉洁用手捂住了脸。

—明明是冰的……

“雷狮!两米四!”

“雷狮!两米四!”

“雷狮!两米四!”

“这怎么和安莉洁一样??”金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转移到安莉洁身上,雷狮轻笑,径直向安莉洁走去,和着风与阳光。

就像电视剧里,求婚伴随的场景一样。背后是一帮狐朋狗友,头顶是神赐予的光。





“我忘记告诉你——我最近也有一条预言‘如果你跳远三次成绩一样的话,那么你未来老婆现在的身高就是这个的三分之二。’安莉洁,我记得你是一米六对吧?”

雷狮用众人都听得到的音量说着,脚步并没有停下。安莉洁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却不小心绊了一下,雷狮趁着这个随即把她揽到自己怀里。

在身后的众人一片惊呼,安莉洁的脸涨红了。

雷狮想起小学时自己班上一个女生写的言情小说的片段:

“她的脸红的像个苹果,很可爱。”



“我忘了告诉你。求婚是要男生求的。”

“双方要到法定年龄。”

“双方是恋人关系。”

“既然我们没到法定年龄结婚,那我们就先从恋人做起吧。”

雷狮把头巾套在安莉洁的头上。












——————————

其实…雷狮刚开始对安莉洁的感情是好像喜欢又好像不喜欢,处于边缘状态(原因是可爱嘛),结果柠檬一求婚就荡漾的少年啊……

其实柠檬刚开始是在无意识撩人状态,(没错后面就把雷总给撩到了),然后雷狮冷静一想:我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可爱给撩呢撩小可爱才是我的本性啊!!

结果后面就开撩了。(#-.-)

其实雷总的预言是真的,他宿舍墙上也有这句话。但是跳远成绩是自己故意的。

【卡艾比】咖啡香


卡米尔想了又想,决定还是下去买一杯咖啡。

他是一家咖啡图书馆的职工,是馆内的图书管理人员。馆内分为两层,一层是咖啡店,上面一层是图书室。而卡米尔上班的时候,他也只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一眼监控,顺手路过整理一下书柜,当咖啡店打烊时清扫,早上来的比其他职工早,整理一下文件……因为早出晚归,给雷狮造成了“我弟真勤奋”的错觉。其实他上班时多半在看书。

雷狮与咖啡店店长安迷修是死对头,三天两头来找一次茬,而且打着“正义”的旗号:“我来找我弟卡米尔你有什么意见?”而且每次都会给卡米尔带上楼下的一杯咖啡,甜的要死的那种。

卡米尔原本是不喜欢喝咖啡的,但他发现咖啡可以加那么多糖(还不用自己买)的时候,他便对咖啡改观了。

当然,在卡米尔上班时他没有喝饮品的习惯。只是最近雷狮每天都来,卡米尔每天都能喝到咖啡。直到今天雷狮意外的没出现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中毒了。

其实戒毒也很容易,但卡米尔不想戒。

他穿过安静的走廊来到楼梯口,顺着螺旋式楼梯下去,每走一步耳中的喧闹就加重一分。虽然咖啡馆还算安静,但时常处在无声环境下的卡米尔,耳朵变得极其敏感。

他快步走向前台,正准备张口点单,却意识到雷狮虽然每次都是给自己买同样的咖啡,但自己从不知道那是什么种类的咖啡。

前台的服务员出乎意料的很少,一个红色长发有着大呆毛的女生微笑着站在卡米尔的面前,与卡米尔只隔了一个前台柜。

虽然工作地点是在楼上,但他还是依稀记得楼下职工的面貌的——但是他从未见过这个女孩……不,应该是少女。

请问你要点什么?

艾比估计是憋不住了,脱口而出。

卡米尔猜想这一定是临时工作人员,不然前台人员说话都不用敬称的吗?

但他也没有兴致去捉弄人家。

一杯咖啡,随意什么种类,多放糖。

卡米尔边说边整理了下自己的职工帽。

艾比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本店职工还要来点咖啡,但她还是在心里盘点了店内的咖啡种类,很悲哀的发现自己只对一种咖啡有依稀的制作印象。

看着艾比手忙脚乱的准备咖啡,卡米尔发现自己的猜想得到验证。只是发现而已,心中再无波澜——不。

你的咖啡。

卡米尔接过咖啡,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喝了起来。

这杯咖啡作工没有雷狮帮他买的咖啡那么精细,完全的初学者水平。

但却很甜,就像前几次喝的咖啡那样甜——不,比雷狮送的还甜,忽略掉作工,还是很好喝的。



不知是近段来安迷修带了店员出去和雷狮单挑,还是两人刚好都有一些脱不开身的事。店内的前台人员少得可怜,卡米尔买的咖啡全部是艾比制作的——两人经常会在这过程中绊上一两句。

面瘫矮子,你不觉得太甜了吗?

不,刚刚好。

喂喂喂,吃太多会长蛀牙的。

我不会的。



渐渐的,卡米尔开始期待每一天咖啡的味道。虽然艾比每次都手忙脚乱的,但是他能发现艾比咖啡里的进步。唯一不变的,就是甜度。


我还怕你不喜欢——那么多方糖呢。

我喜欢,这很好喝。你要是会做咖啡就好了。

夸一下我进步会死啊面瘫矮子!

会死。

有一天,咖啡店发生了一件很戏剧的事情。

卡米尔下来买咖啡时,艾比正巧在为其他客人制作咖啡,迎接他的,是一个老牌员工。

请问您——

卡米尔挥手打断了他,服务员认为他还要考虑考虑,便微笑着在那里等。

你不用等了,我也在等。

服务员没能及时理解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的含义,艾比发现这里磨蹭的时间有点久,以为需要帮忙,就走了过来。


呆毛矮子,我要一杯咖啡,多放糖。

艾比的呆毛忽的立了起来,她给卡米尔飞了一记眼刀,卡米尔装作看不见——

……恩,她呆毛立起来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老牌员工在他们身上看了一圈,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卡米尔忘记了雷狮送来的咖啡的味道,忘记了艾比只是个临时工的事实。






那一天卡米尔下楼的时候,没有捕捉到那红色的呆毛。他愣了一下,随时反应过来了。

毕竟只是个临时工而已。

他的心忽的有些紧缩,他考虑自己应该去看一下心脏科了。

他的脚走到了前台,服务员微笑着等着他点单。

卡米尔的表情和往常无异。

淡淡的开口道:

一杯咖啡,随意什么种类,不放糖。

界幽【兄妹】


脑洞来源是我同桌名叫“Jack”的玻璃杯,我们俩就他是不是个玻璃杯争论了很久,我就特想把他摔了来证明这货的真假。

part5

还是我,赛科尔。

当得知了界海的大包的秘密后,便觉得这人真无聊啊,还是个妹控。

啊——真无聊啊!

我在心里喊着这句话,瞟了一眼正在台上喷唾沫星子的云轩老头子。手中的笔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上的杯子,发出“铛铛”的响声。被云轩老头子瞪了一下。

瞪什么瞪!我皮一下我很开心!

我抬起下巴,不屑地回瞪过去。

眼睛锁定在我身上,云轩的喉结动了动,缓缓张开了嘴的他似乎要说什么:


“同学们!下课了!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下课铃声适时响起,我得意地勾起嘴角,用鼻孔看他。看着他黑着脸走出去,自豪感填充了我的身体。

连界海一直在叫我也没听见。

“干嘛?”我有点不爽。

“赛科尔,我可以研究一下你的杯子吗?”

“啥?杯子?怎么了吗?”我点了点头。

“恩……我只是很好奇,你这杯子看起来像是玻璃杯,但为什么敲起来会有‘铛铛’的响声,不应该是‘叮叮’吗?”得到允许后,界海拿起玻璃杯把玩着,借由着阳光,透过玻璃环视着教室。

“喂喂喂,那只是敲的材质问题吧?你看,我用另一只笔敲……”我拿起另一只笔,对着我的玻璃杯就是那么几下。

“铛铛——”仿佛为了嘲笑我一般,玻璃杯发出了戏谑的声音。

“……”

“哈?这怎么可能?!”

我一把抢过玻璃杯,换了钢笔敲一敲,这回倒是清脆的“叮叮”声了。

“看见没,我就说是材质……”

“可是——刚才振动最大的是钢笔吧?钢笔壳可是铁啊,发出清脆的响声也是理所当然吧?”界海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人怕不是有钻牛角尖的毛病……

“我赛科尔的杯子,我说是玻璃杯就是玻璃杯!”我不耐烦了,一拍桌子,冲界海吼道。班里其他人见怪不怪的瞟了一眼,界海则是完全没被吓到(也许是被我吓太多了)。

“不行,不能这样武断的下结论……”界海认真的思考着,我那时候就体会了一次学霸光环的蔑视。

正当我准备再吓一次他的时候,弥幽过来了。

“赛科尔哥哥,界海哥哥,你们怎么了?”

(啊,好可爱……)

“弥幽,你哥不相信这是玻璃杯!你看看,这么光滑,98一款,怎么可能不是玻璃杯!”我抢在界海前面说道。

“不能因为价格去判断……”界海赶紧补充了一句。

我们两个把目光投向弥幽。

“……我有个……办法……可以判断杯子是否是玻璃杯。”弥幽慢悠悠地说着。

“真的吗!什么办法??”我突然激动起来,相反的,界海的脸突然变得惨白:

“等等!弥幽……”

我立刻捂住界海的嘴,这人该不会是想临时反悔了吧?

弥幽接过杯子,把杯子举了起来——





然后把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随着清脆的一响,杯子在地上四分五裂。

“啊,赛科尔哥哥,这是玻璃杯。声音很清脆。”

“……”




“弥幽,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