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
我还在学校里面
2019年见

不要脸的又发lof一次
下次画画就是四个月后了(痛哭)

“奈布要不要猜猜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是根本看不出的另一面。

真的很抱歉发了那么多遍!删除了第三遍后才看见前面的红心和蓝心……
太内疚了……

啊放弃了太丑了,本来想搞成一种意境结果适得其反(摊手)
恭喜奈布摆脱土味情话√
园丁→有花园
有园丁=有花园

“落地生花”

群里面大大激情茶绘的时候摸了一只偷穿男友衣服的艾比(把学校的图改了改)

Z Z Z

【卡艾比】般配


cp是卡米尔和艾比。
然后是连接了两个时空的 ,无论是哪个时空我都不会让这对好过(什么)

【ooc慎】

【自行避雷】



“配得上吗?”






“艾比,你喜欢谁啊?”那一天,凯莉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

“不知道喔……”艾比咬了咬吸管,眼前却出现了一条红围巾。



青春期的女生,有点喜欢的人根本就不算什么新鲜事。但对本人来说,朦胧青涩的情感是她们乐于体会的东西。

艾比懊恼地趴在学习委员卡米尔的桌上,等着他从办公室回来教自己所谓的“很容易”的题目。

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弟弟埃米在下面打篮球等她。余晖打进教室,却没有洒在她的身上,未沾一丝阳光。

“咚——咚——”

真是好听啊,这声音。

与大地抗衡的声音。

卡米尔……好像也很喜欢打篮球呢……

艾比想起了偶尔路过篮球场时看见的卡米尔,在一群高年级学生中虽然偏矮了点,但他的运球却从来没有被截断过,与他哥哥雷狮的配合堪称完美。

他本人也很完美啊……

不管是学习还是体育……还是为人和长相方面……

“哒哒……”艾比的耳朵捕捉到了细微的脚步声。卡米尔回来了,她想。

“咚——咚——”篮球击打地面的声音突然被无限放大,与脚步声甚至莫名的契合。这节奏还随脚步声的放大而变快。

“咚咚——”

艾比在想着自家弟弟是不是要把地给砸出一个洞来时,卡米尔出现在了门口。

一瞬间,余晖发出最后一丝光,毫无保留的打在卡米尔的身上,艾比的身影彻底没入卡米尔的影子里。

“对不起。今天太晚了,就不补习了。回家吧。”

“咚咚咚——”

卡米尔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着,却被这越来越大的声音给淹没。艾比费了好大劲才明白他的意思。

“恩……”

世界落入黑暗中,路灯挣扎着亮了起来。





“艾比,你喜欢谁啊?”几个月后的期末考试结束,艾比和凯莉一起并肩走下楼梯聊着八卦,当凯莉笑嘻嘻地抛出这句话时,艾比也顺口说出了她回应无数人的话。

“不知道喔……”艾比咬着吸管,一条红围巾却赫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一瞬间,艾比的心漏跳了半拍,伸出的脚刚好没有踩到实地。

“啪叽!”艾比狼狈地摔在了台阶上,幸好脸没着地,只是屁股像坐山车一样滑了好几个台阶。

“唉我说你这个呆毛呆子,怎么走路就不看路呢?”凯莉夸张地叹气,艾比给她翻了个世纪白眼。

但她也没有反驳凯莉,她刚刚对凯莉说谎了。

她有喜欢的人。




艾比喜欢卡米尔啊。

卡米尔辅导她的科目,她这次考试全部都超常发挥了。卡米尔会不会感到很高兴呢?

但自己也不能再要求补习了……上次补习的目的是不让自己垫底……她怎么拉的下脸再去找卡米尔呢?

卡米尔那么优秀的家伙啊……我也要变得更优秀才行呢……

艾比的成绩突飞猛进,从原来的下游飞到了年级的中游,她第一次觉得学习那么快乐。学累了她就抬起头看看卡米尔低头的背影。

“埃米啊,这回是我拿的压岁钱比较多了!!”艾比拿着成绩单向着埃米炫耀,埃米不满的看着姐姐比他高一分的分数,小声地嘟囔:“早知道就不答应谁分数高谁拿压岁钱多的协约了……”

“活该!!”艾比大笑着,拍了一下弟弟的头。听着弟弟叫疼的呻吟,艾比觉得自己触及到了一点那束光。

原来,那时候不是埃米的篮球拍打的声音。

那是我自己的心跳声。

这样看来,那束余晖,我肯定沾到了一点吧。







这种单恋的日子过了多久呢?一年,两年?

艾比看着练习上的题目,咬着笔杆想着。

她发现自己遇到了瓶颈,各科的学习成绩好像无论如何都只能保持在那个线。排名无论如何也上不去。

这就是笨的人所到的极限了吧……

艾比猛地甩了甩头。

不行,不能这样想!准备毕业了……我一定可以的!!

一定可以……

艾比内心不知何由闪过一丝恐慌,她下意识的抬头想去捕捉卡米尔的背影。却看到卡米尔正站在走廊和一个女生聊天。

那个学姐……艾比曾经听凯莉提起过,是个全能的学姐。是个完美的学姐。

和卡米尔一样,完美无缺。

卡米尔的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微笑。

艾比从没看见过那样的微笑。

灿烂得让她的眼睛刺痛的微笑。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艾比晚上睁着眼,她睡不着。

她无聊的翻着手机,里面的内容她好像看了,又好像没看。

“姐,别玩了。”埃米在门口敲着门。艾比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她好像听到埃米叹了一口气。

算了,睡吧。谁说我没机会呢。

艾比想着,一条内容却跳了出来。


【你喜欢的人优秀吗?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在努力吗?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受欢迎吗?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想去更好的大学

那你呢?

你喜欢的人为了自己的梦想拼搏

那你呢?

你崇拜你喜欢的人

那他崇拜你吗?

你喜欢的人在变强

那你呢?

……】

我呢……?

我呢???


【他在变优秀

你在变堕落

你们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差距会越来越大

话题会越来越少

你有想过

有一天他会喜欢上一个比你更优秀的人吗?

你努力了吗?】

我努力了……可是……我达不到啊……

【你能和他一起穿上婚纱,礼服吗?】

【你能吗?】

我不能啊…………!!!!

我达不到啊!!!

他……太优秀了…………

【你配得上站在他的身边吗?】

【你配得上站在他的身边吗?】

【你配得上…………】






“够了——!!!!”



艾比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麻花,头深深的埋进去。不住的抽泣。

原来那天的余晖,我并没有触碰到。

因为它会将我彻底燃烧。抹除一切在世的痕迹。

她好像听见埃米进来慌张安慰她的声音,但又好像不是埃米。





中考结束了。艾比的分数踩在了重点线,但她只是看了一眼,便填下了和埃米一样的普通学校。

“……姐?”

“我可不想去重点学校当吊车尾。”

埃米觉得那个学校名称就像姐姐随意写下的,毫不在意。







艾比再没和卡米尔有过联系。她却没找到合适的人,据说卡米尔也没成家。他和雷狮活跃在经济圈中,听埃米说好像两人还是地下黑企的经济支柱。

艾比在一家医院做护士,那是家比较高档的私人医院,进出都是某某地区首富,她也乐的清闲。


“艾比……?”陌生的家伙从背后叫住了她,她停下脚步,警惕的回头,却看到一头熟悉的黑发。

“……雷……雷总?”艾比把雷狮大名老老实实憋了回去,在工作场所她可不敢放肆。

雷狮失笑:“真亏你还记得我。你叫我雷总我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艾比注意到雷狮好像没以前那么精神了,看上去整个人都焉得像个黄花菜一样。黑眼圈估计用粉底也遮不住。

“怎么了?”艾比隐隐的有一种预感。

“卡米尔,住院了。”雷狮想也不想就抛出了这句话,却对艾比来说就是个晴天霹雳。






雷狮聘请了艾比作为卡米尔的护工。不知是觉得同学之间所以会照料得比较好,还是察觉到了艾比对卡米尔的情感。不管怎样,艾比只能对着突如其来的高薪说一声谢谢。

卡米尔因为一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艾比看着卡米尔的睡颜,嘲笑自己挥之不去的情感。

她对卡米尔的照料可谓尽心尽力。除了换衣服什么不方便的请其他护工来做之外,房间里的整洁都是她独自完成。并不是医院里没有清洁工,她只是不放心清洁工做的卫生而已。即使是这家高级医院。

艾比闲暇下来时会靠着病床的椅子看着卡米尔——她不敢趴在病床上,因为内心已经结痂的自卑感。




主治医生说卡米尔的病情有所好转,雷狮打算带卡米尔到国外去做先进的手术。艾比算了算,今天就是雷狮来接卡米尔的日子。

她把房间弄得很干净,就像卡米尔刚搬进这里一样。艾比坐在椅子上,依旧看着卡米尔。

雷狮应该来了。

艾比刚在心里念叨完,雷狮便推门而入。艾比站起来迎接,雷狮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艾比心想奇怪,按她对雷狮的理解,这时候雷狮应该迫不及待的带卡米尔离开这里,而不是阴沉着脸。





“艾比。”雷狮转过脸来,艾比注意到雷狮的眼睛有些红肿。

仪器上的心跳图还在跳动着,却不像往日那般有活力。




“不想对他说什么吗?”

什么………?

艾比怔怔地看着卡米尔的脸,明明看起来还有温度。她僵硬着身体,一步一步走进卡米尔,每一步自己的关节都在咔咔作响,叫嚣着让她停下。绿色的光让她有些恍惚。

恍惚之间,变成一条直线。



“滴——”


艾比再也支撑不住,跪在地上,泪水并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决堤而出。她动了动喉咙,却发现喊不出他的名字。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句话语。







“我……配得上你了吗?”









艾比这样说着,用箭刺穿了眼前的人的胸膛。

艾比看着眼前的敌人已被回收的通知,她却笑不出来。

明明是她第一次面对又能自己取胜的家伙。

她转过身,一条红围巾躺在地上,好像在等着她。

她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转身也是如此的艰难。她倒在地上,闻着空气里作呕的血腥味。这个空间空荡荡的,除了她的喘息声和爬行声,什么也没有。

她匍匐着,挪动着,向着红围巾的地方。






“……卡……米尔……我……打赢了耶……”

“你看……是比我排名高……高很多的……家伙……”

“我……帮你报仇了唉……”

“……我……变强……了……”

“面瘫……矮子……”



艾比终于触摸到了红围巾,上面还有卡米尔残存的温度……但却还是冷冰冰的……

咦……?蓝光……

我……要死了吗……?

……至少……让我……问清楚啊……


艾比用最后一点力气把脸埋在红围巾里。完全被蓝光包围之前,她听到了自己嘶哑的声音:











“卡米尔……我能喜欢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