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考完试了Σ
封面是然爹,头像是宁萌太太画的佣园

【点文】倒叙的黑时代

@中原中也的帽子 的点文!太宰进八强的flag!(所以为啥你现在才写)
#织田作中心向#

NO.1

“喂……”

脚步声消失了。

“你还有……写小说的……资格……”纪德咳出一口血,艰难的抬头。紧紧的盯着织田作。

空洞的眼神锁定了他。

“也许吧。”伴着一声枪响,mimic宣布团灭。


为什么只有我才能杀掉你呢?

明明我……不想杀人了。

NO.2

织田作在mimic仓库找到了一辆破旧的货车,幸运的是,钥匙没拔出来。

不对,不是运气。

织田作把心中的疑虑放下,启动了车子,随着汽车巨大的发动声,一声微不足道的呻吟传进了他的耳朵。

敌人。

织田作松弛的神经紧绷了起来,他摩挲着腰间上的手枪。借着发动声掩盖,缓缓地打开了车门,灵敏地跳下车后环视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人的踪影。眼珠子转了转,他猫着腰缓缓靠近车后,尽量不让脚下发出声音。

手抓住了车后箱的手柄,心里默数着,

然后猛地打开——

NO.3

坂口安吾震惊的看着一辆货车停在破旧大厅的门口,一个人快速的从车上跳下向他跑来。

“织田作先生!”

坂口安吾哪里想到,来救自己的是组织内部最低等的成员。他甚至以为他在港口黑手党的间谍身份暴露了,不然港口黑手党不可能那么轻视他……

织田作哪里管安吾心里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迅速解开安吾的绳索:“还能走吗?”“能,就是有点麻。”“尽量跑吧。”

织田作把安吾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肩上,两人极速奔向货车。

大厅里原本细微的“滴滴”声突然被扩大,仿佛不祥命运到来的前奏。

“滴滴滴……”
“滴滴——”
“滴滴滴滴——”

不同方位传来倒数器的挣扎,让在大厅里的人一阵头晕目眩。坂口安吾和织田作挣扎着上了货车,没有系安全带的时间,织田作猛地一踩油门,货车吃力的打了个旋,极速向前飞去——

“滴——”

忽然统一的声音让织田作下意识的开启了【天衣无缝】,潜意识里冲天的活光腾起,热浪让他们的车子强行偏离轨道,重重的翻到在地——

“喝——!!”

织田作又加些力道踩在油门上,同时,潜意识里的画面也随之到来。

织田作和安吾感到全身都融化在热浪中,喘不上气,刺眼的光芒笼罩了他们,两人都抵不过条件反射失明了一两秒,可在这几秒中,还能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在扭曲,横冲直撞的货车不断翻滚,让他们的身体不断撞到车里的某一处疼得龇牙咧嘴。巨大的声响让他们的耳膜几近炸裂,头脑一片空白。

“砰!”

货车猛地撞上了旁边的山壁,突然的刹车让两人猝不及防。两人手扶着额头,缓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然而脑袋还是昏的。

“唔!”织田作想起了什么,慌忙打开车门就往车后跑,安吾愣了一下也随着效仿。虽然不知道织田作为何这样做,但人家终归是来保护自己的,也许是在做什么防御措施……

安吾瞥见了打开车后箱后织田作脸上消去的阴沉,心生疑虑,连忙向后厢看去——

五个小孩排队排的坐在后厢,每个人的腰上都绑着绳子充当安全带,虽然后厢里的呕吐物也不少,孩子们脸上都还很苍白,但应该没什么大碍。

安吾看着织田作,织田作也转头看着他:“这是我刚才救出的孩子们。别惊讶。”

安吾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对了,安吾情报员。请问你知道哪里有孤儿院吗?”

安吾偏了偏头,织田作感到眼睛有些不舒服,反光的镜片让织田作看不清安吾的表情。

“织田作先生,我建议你领养这些孩子。你会比孤儿院照顾得更好。”

NO.4

“哟织田作,怎么样,那些孩子恢复了吗?”几天之后,咖喱店老板亲切地朝织田作打招呼,手中擦杯子的动作也没有因朋友的到来而停下。

“恩,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谢谢老板你能提供房间给我寄养这些孩子。”织田作拿起了勺子,准备解决眼前热腾腾的咖喱饭。

“哪里的话,你帮我守护这家店。有时保护费我来不及交你都帮我免了。我还来不及道谢呢。”

“请别让其它黑手党知道这件事,拜托了。”

“不会的。话说,今天的咖喱怎么样?”

“老样子。”

两人就像聊家常一样,谈着秘密气氛却格外温馨。

NO.5

“我是织田作之助。”

门口的保安听到这句话后,挪动了几步,还帮织田作推开了门。

自从他独自一人冲进敌营,把Mafia的心头大腹mimic团灭,还把Mafia重要的情报员坂口安吾救出,织田作之助的名字在黑手党就无人不知。

黑手党不服气的也有,羡慕的也有,质疑的也有,高兴的也有。所以这几天织田作之助就不得不提防脚下的下水沟,头顶的垃圾桶。但这依然改变不了他的生活节奏,他依然每天去抓猫,打小混混,偷资料。

直到今天,boss才下令来召见他。

织田作回想着这几天的经历,装作看不见眼前哄萝莉的痴汉大叔。

“织田作之助。”突然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适应黑暗,灯又再次亮起。

森鸥外收起了刚才的表情,坐在他的位子上,不停地打量着织田作。

“在。”

“在前一次我委派你的任务中。你表现的非常出色。经五大干部会议决定,由你担任缺席的第五位干部。此后,你将成为五大干部之一来协助黑手党。你将拥有除我以外的最大权利,你和其他四位干部将是同等的权利。你的薪水也会提高。你将可以拥有自己的部队……”

“对不起首领。”森鸥外猛地停下话语,抬眼看着他。

我不想再杀人了。

“我拒绝当干部。我请求恢复原来的职位。最低级的成员。”

空气凝固了几秒后,森鸥外嘴角向上勾了勾,露出苦笑,眼神满是惋惜。

“我就知道。”

森鸥外丢给织田作一个厚厚的信封:“这是奖金。”

NO.6
【几年之后】

“织田作!”熟悉的声音响起,织田作把目光从冰块里抽离出来,看见了满脸绷带的太宰治。

“又是豆腐?”

“不是,是石头。豆腐状的石头。”

太宰在织田作身旁坐下,点了一杯酒。

五大干部之一的太宰治,当初推选织田作成为干部的人之一,也是织田作为数不多的朋友。兴趣是自杀,充满朝气的自杀。

“真是可惜。”

“下次带来给你尝尝!”

“谢了。”织田作喝了一口酒,随即听到一声抱怨。

“织田作先生,就是因为你没有吐槽太宰,他才会那么猖狂。”坂口安吾拿着公文包,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老板,今天不喝酒了。要一杯番茄汁。”

“什么啊安吾,不会吐槽也是一种美德啊。”太宰不满地回道。

“这种美德对于你没有任何好处。谢了,老板。”安吾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番茄汁。

织田作看着他们两个,只是笑着。

“话说,你出差回来没有带点见面礼吗?”

“如果我带见面礼,岂不是不认真工作了。五大干部之一的太宰先生。”

太宰这次没回应,只是玩着酒里的冰块。

“工作地方旁边是有黑市的吧?”织田作突然开口,把安吾吓了一跳。

“是啊。所以安吾君总是不带些老鼠药啊之类的药物回来给我,早上我还指望被小混混一枪崩了呢,结果并没有。安吾君也不带回来慰问我一下。”太宰就像小孩子一样抱怨着,仿佛聊的是“今天我们去哪玩”的话题。

“老鼠药不好吃吧。”

“也对。那还有什么适合自杀的药?”

“喂喂我说你们俩,不要谈着那么危险的话题用那么平淡的语气啊!”安吾一脸黑线。

太宰笑了起来。

NO.7

“织田作先生?”太宰拍了拍他的肩膀,织田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发呆好久了。

“听说你要辞职了,不在黑手党多待一阵子吗?即使不杀人,薪水也是很丰厚的吧。”

“不了。”

“要去另一个组织了?你天赋明明很高的。”

该告别了。


“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小说的大纲,急于完成而已。”织田作把最后一点酒喝完,笑道。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