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考完试了Σ
封面是然爹,头像是希太太

【文豪‖太乱】雨中迷路


@拉普拉斯妖
   

江户川乱步横窜在横滨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

准确的说,他迷路了。

为了一个报纸上推荐的甜品而来到横滨新开发的商业区,导致迷路回不了家的江户川乱步拎着一个装满甜品的袋子,坐在了河边的长椅上。

闷雷在阴云里翻滚着,明明还是下午,城市却被灰色笼罩。在这种沉闷的环境下呼吸,让江户川乱步有一种窒息感。他可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更何况他还没带雨伞。

乱步晃着腿,手上拿着粗点心,享受着下午茶时间。

面前的河道很干净,没有什么杂物漂过,可见这里的清洁做的很到位。在环境的渲染下,河水似乎也染上了灰色调。

不对,不只是河水。而是除了江户川乱步和他的点心外,所有的景物都变成了灰色。

仿佛只有他,能感受到下午消失的阳光。

嘛,

乱步往嘴里塞了一口点心。

下雨了。

在第一滴雨落在乱步身上的前一刻,一把大伞遮住了他。这个雨中唯一有色调的景物,被一把黑色的伞给保护得严严实实。

一个灰色的家伙出现在了乱步身边。伸出他绑满绷带的手撑着伞。

太宰治紧挨着乱步坐下,把装点心的袋子放在自己腿上,随手掏了一个出来吃。

“这条河道真适合殉情。乱步先生觉得如何?”

迷路怕什么,下雨怕什么。

反正太宰治总会找到他,总会用这把黑色的伞保护他。

“减一分,鼻子滴到了。”乱步不满的撅起嘴。

他们两个人了解彼此。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了解对方想说的话,想做的事。默契到很多都不用开口说出来。你能预测未来,我能操控未来。
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家伙。

不对。
他们不理解对方。对方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他们根本没法预测并且去操控。
比如江户川乱步没料到他会吃掉自己的奶油蛋糕,还是最后一个。

比如说太宰治没料到乱步干脆的回答。

“不错,我答应你。”





“哈?!”

太宰治拿着雨伞得手抖了抖,乱步很满意他脸上的惊喜。下意识的咬住了含在嘴里的勺子。

“表现减五分。我可不是答应你殉情。”

我答应做你的恋人。

“乱步真是口是心非啊……明明是加五分……”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那么惊讶。

太宰又重新握紧雨伞,他知道乱步不是在说谎,更不是在开玩笑。

乱步睁开了他绿色的眼睛,与太宰四目相对。

太宰在绿色的漩涡里看见了自己。

灰色的雨幕里,他和乱步一样。

“太宰啊太宰,把蛋糕给我吃吧。”乱步把目光移开,转向太宰手里的蛋糕。把手塞进袋子里摸索着,拿出了一个蟹黄罐头。

太宰苦笑。

我们还真是了解彼此啊。


“回家了乱步。”太宰拿着还剩一半点心的袋子,拦住了乱步伸过来的手臂。

“好。”乱步一脸不情愿,也只好起身。

两个家伙走在雨里,像公园里的恋人一样。


“啊今天下午出来真是没错呢,阳光真暖,对不对啊乱步先生?”

“不对。阳光没点心好。”

雨还在下。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