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
我还在学校里面
2019年见

【太乱】过去的——

   

       

      太宰看着十四岁的乱步吃饭的样子,心想乱步先生原来小时候吃饭都是这副模样的啊。

    太宰忘了这里是梦境还是异能,只知道他回过神来后就已经在默默地观察少年时期的乱步了。

    他好像身处在乱步的过去中,在乱步的记忆中,这时候应该没遇见过自己,所以周围人都没能“看见”太宰。
这给他的观察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不过,
乱步先生总是一个人呢。

太宰看着在食堂吃饭的学生,大多都是在谈笑嬉戏。江户川乱步属于大群体的落单成员之一。

即使因为位置不够坐,有些学生宁愿站着吃饭也不愿紧挨着乱步坐下。他周围学生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他身上,带着看异类的眼神。那种眼神就连太宰也觉得不舒服。

少男少女的眼神,带有极强的压迫性。不允许别人与他们不一样,不允许异类活在他们之中,他们恶心异类就像恶心庸人一样。

可江户川乱步不是庸人。

他是天才。

真正的天才。

太宰回过神来后,乱步似乎已经融化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了。

“……”

先离开这里吧。

太宰离开了学生食堂,思考着乱步可能会去的地方——
不行,乱步的生活节奏太随性了,他根本无法掌握。

太宰认输的叹了口气,虽然心情有些低落,但耳朵还是没有放过从远处的宿舍传来的吼声。

“滚——!!!”

是直觉吧,应该是直觉吧。太宰立马抬脚向宿舍奔去。

不出所料,果然是乱步。但是场面并不像是争吵。

管理员恼羞成怒的指着乱步的鼻子,又大吼着叫围观者立马散开。江户川乱步则是一脸不屑的看着对方。

太宰瞬间明白了局势——乱步说出了管理员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管理员因此而愤怒。

“滚出去!滚出这个学校!!异类!!!”

斯文的管理员如此动怒,围观的学生则越来越多。他们口中如出一辙的话语充斥着太宰的耳膜,就像水压一样冲击他的神经。

“真有趣,那个江户川要走了吧?”
“终于啊,那家伙连体术都没学好吧,出去万一遇到恐怖分子怎么办?”
“那不就再好不过了吗。”
“那个笨蛋简直就是拉低学校的基本水平,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遵守。”
“喂喂,别这么说吧,那家伙的脑子……”
“和我们都不一样,也许是母猪生的吧。”
学生们哄笑起来。

太宰看了看远处的乱步,他没听到这些侮辱的话。太宰在露出舒心的微笑的同时,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腰间。

真可惜没有枪啊……


乱步被赶了出来,与他所有的东西——其实也就是衣物和包而已。
没有地方可去的家伙,又没能及时找到工作,公园的长椅大概就是为他们准备了吧。

乱步坐在他未来会调侃的“无用之人的留身之所”(长椅)上,晃着腿,听着自己肚子的咕咕声。

太宰觉得十分的唏嘘,这时候的乱步脸上没有一点笑容,与十年后在雨中也仿佛有阳光庇护的他大相径庭。

太宰坐在他的旁边,与乱步一样的姿势。透过云层看着他们也不知道的东西。

两个天才的相互为邻吧。

不过,竟然在乱步先生身旁自称天才,太宰觉得自己十分不要脸。不由得笑出声。

“你笑什么?”乱步把头扭向太宰。


太宰明显没反应过来,乱步于是又问了一遍。

“你笑什么。”

“乱步先生不知道吗?”太宰就像以往一样与乱步开着玩笑,尽管不知道乱步是如何察觉自己这个“未来人”的存在的,但他还是忍住了脱口而出的冲动。

乱步似乎很喜欢“先生”这个称谓,但他还是皱了皱眉:“我是刚刚才发觉到你坐在我的旁边的,关于你的一切,我怎么会知道。”

“也是呢。你心情不太好啊。”

“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被赶出来了。”

乱步从太宰身上嗅到了一股气息,同类的气息。这是他从父母以外的人未尝体会到的。

没有人再说话。云开始掩住了月,夜变得更黑了。


“喂,你好像变得透明了。”乱步突然凝视着太宰,这么说着。

太宰看了看自己的手,的确,他已经可以透过手看向乱步了。

“好像是的呢,也许我要回去了。”

“回去?”

“恩……”

太宰的另一只手无意中碰到了口袋里的某样东西,掏出来一看,

那是答应未来的乱步先生买的棒棒糖。

太宰转头,对上乱步的视线。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离开前,我送你点礼物吧。”

太宰把棒棒糖递过去。

“你一定十分喜欢吃甜品吧。”

乱步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哦、哦……谢谢……”


“那么我走了,我们在——再见。”

乱步没能听清中间的词,太宰就像融化在空气中,在乱步面前消失不见。

乱步把棒棒糖放入嘴里。


恩,真甜。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