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
我还在学校里面
2019年见

【太乱】神使差


emmmm以太宰的视角写的,感觉写的有点乱七八糟。
放假快乐

*ooc慎

【序】

        人死后,总会有执念与放不下心的事。

        唯有了却了这些,灵魂才能得以安息。

        他们的执念化成了信件,传达给身边尚未离世的人。

        负责传达信件的工作的,叫神使差。

        似人,非物。

        有一个神使差叫太宰治。

        他的标志是一只叫江户川乱步的猫。

【正片】

         太宰治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碰到最多的不是收信人的疑问与质疑的话语,而是关于他头上慵懒的老大爷的问句。

         其它神使差“这猫你是怎么从总判局(神使差的工作单位)弄到的?”“你是怎么给那只猫加上灵气的?”“……这猫好可爱啊想……能送给我吗?”

         每当这时,老大爷便会蜷在太宰头顶软乎乎的毛发里,微眯着眼,从眼缝中透露出的冷光在对方身上扫射——但只有一瞬。大爷就合上了眼。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因为乱步先生会生我的气的了。”太宰摆出惯用的商业微笑打发走了一众人。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太宰,打从我认识你以来,乱步就一直在你头上睡觉啊。”太宰的老同事国木田独步也甚是疑惑。

        “欸……乱步先生也不是一直在我头上睡觉了,有时候在我肩上看戏啊。”太宰认真的思考后回答。

        “你他……”

        国木田为了保持他良好的形象,硬生生的把粗口咽回去了。






        神使差是有固定的分配辖区的,为了不让他们因抢信件而产生冲突。所以不是一个辖区的神使差,除非邻近,不然你们八竿子打不着边。

        太宰治还没转来现在的辖区时,他捡到了一样东西。

        猫。


       “为什么被赋予这副躯体的我,无法自杀呢?怎么自爆,最后都会回到原点,没有流血,没有伤口,只剩下完整的躯体。”

        “所以啊,为什么选中我呢?明明死去的灵魂千千万,为什么是我呢?我想体验一把死亡的感觉啊。”

        “死后的世界,没有意识,意识摆脱了躯体,在地狱的乐园遨游……多么快活……”


        一如既往的胡思乱想,太宰走在马路旁,任细雨和寒风渗入他的骨,走一步都能发出咔擦咔擦的响声。神使差用着一副与人类相似的,却又能不死的躯体。

        雨洗掉了世界的颜色,把太宰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中国八十年代的黑白影片。嘈杂的雨声盖住了一切的声音,像一个巨大的漩涡,他在漩涡的中央,承受着冲击神经的快感。

        真是压抑的,使人要死不活的雨啊。

        一辆小轿车从远方传来长鸣,太宰有一个预感——那辆小轿车将会驰骋上他身旁的郊区小道,挂起一阵不舒服的热风及烂泥,泼他一身。

        如果——我被那辆车撞飞……

        我是不是可以像他们一样,把自己的执念与愿望化作一封信,传给身边的人?

        太宰很羡慕那些亡灵,他们得到了永生的解脱,而他,只能永远的被神使差给囚禁。

        算了吧,
我身边的家伙,没有一个是在世的。

        但是等太宰反应过来后,他已经站在了小路的中央,发动机的声音与风融合,一步步逼近。

        啊啊,真期待呢。

        太宰兴奋的想着。

       这时,他注意到了长椅上的一只猫。

       纯黑的颜色,就像是老影片里突然破了个洞一样,与周围及不相符。

       那猫静静的躺在长椅上。

       如死了一般。

       太宰不由自主的走过去,顺了顺他的毛。

       即使被雨淋湿,摸起来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但那只猫没有体温,冷得就像在摸冰块一样。

      “死了吗?”

      “真羡慕你呢。”

     “你可以告诉我,神使差死后会怎么样呢?”

     “死后的世界又是怎么样呢?”

        太宰喃喃自语,起身走向马路中央。发动机的声音就像一只野兽,嘶吼着在郊区田园里奔驰。

        “呐,告诉我吧。你这个已经得到解脱的家伙啊。”

        在汽车的灯光强烈的打在太宰身上时,太宰觉得自己一定融入了光里,像基督教里的天使一般。

        汽笛声刺耳的钻入他的耳膜,弄得他头皮发麻——他越来越兴奋了。


        这时,它睁开了眼。

        眼里折射出的碧绿的光扫在太宰的身上,瞳孔中仿佛有什么存在,把太宰的神魄牢牢地吸了进去。

        时间静止了,黑白的影片中,唯一的颜色。

        眸中的流光让太宰窒息,太宰感觉全世界只剩下了那双眼睛。

        眼珠转了转,眼皮又合上了。

        时间开始流逝。

        车呼啸着穿过了太宰。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