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考完试了Σ
封面是然爹,头像是宁萌太太画的佣园

界幽【兄妹】


脑洞来源是我同桌名叫“Jack”的玻璃杯,我们俩就他是不是个玻璃杯争论了很久,我就特想把他摔了来证明这货的真假。

part5

还是我,赛科尔。

当得知了界海的大包的秘密后,便觉得这人真无聊啊,还是个妹控。

啊——真无聊啊!

我在心里喊着这句话,瞟了一眼正在台上喷唾沫星子的云轩老头子。手中的笔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上的杯子,发出“铛铛”的响声。被云轩老头子瞪了一下。

瞪什么瞪!我皮一下我很开心!

我抬起下巴,不屑地回瞪过去。

眼睛锁定在我身上,云轩的喉结动了动,缓缓张开了嘴的他似乎要说什么:


“同学们!下课了!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下课铃声适时响起,我得意地勾起嘴角,用鼻孔看他。看着他黑着脸走出去,自豪感填充了我的身体。

连界海一直在叫我也没听见。

“干嘛?”我有点不爽。

“赛科尔,我可以研究一下你的杯子吗?”

“啥?杯子?怎么了吗?”我点了点头。

“恩……我只是很好奇,你这杯子看起来像是玻璃杯,但为什么敲起来会有‘铛铛’的响声,不应该是‘叮叮’吗?”得到允许后,界海拿起玻璃杯把玩着,借由着阳光,透过玻璃环视着教室。

“喂喂喂,那只是敲的材质问题吧?你看,我用另一只笔敲……”我拿起另一只笔,对着我的玻璃杯就是那么几下。

“铛铛——”仿佛为了嘲笑我一般,玻璃杯发出了戏谑的声音。

“……”

“哈?这怎么可能?!”

我一把抢过玻璃杯,换了钢笔敲一敲,这回倒是清脆的“叮叮”声了。

“看见没,我就说是材质……”

“可是——刚才振动最大的是钢笔吧?钢笔壳可是铁啊,发出清脆的响声也是理所当然吧?”界海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人怕不是有钻牛角尖的毛病……

“我赛科尔的杯子,我说是玻璃杯就是玻璃杯!”我不耐烦了,一拍桌子,冲界海吼道。班里其他人见怪不怪的瞟了一眼,界海则是完全没被吓到(也许是被我吓太多了)。

“不行,不能这样武断的下结论……”界海认真的思考着,我那时候就体会了一次学霸光环的蔑视。

正当我准备再吓一次他的时候,弥幽过来了。

“赛科尔哥哥,界海哥哥,你们怎么了?”

(啊,好可爱……)

“弥幽,你哥不相信这是玻璃杯!你看看,这么光滑,98一款,怎么可能不是玻璃杯!”我抢在界海前面说道。

“不能因为价格去判断……”界海赶紧补充了一句。

我们两个把目光投向弥幽。

“……我有个……办法……可以判断杯子是否是玻璃杯。”弥幽慢悠悠地说着。

“真的吗!什么办法??”我突然激动起来,相反的,界海的脸突然变得惨白:

“等等!弥幽……”

我立刻捂住界海的嘴,这人该不会是想临时反悔了吧?

弥幽接过杯子,把杯子举了起来——





然后把杯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随着清脆的一响,杯子在地上四分五裂。

“啊,赛科尔哥哥,这是玻璃杯。声音很清脆。”

“……”




“弥幽,快跑!!”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