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蹦二恰

考完试了Σ
封面是然爹,头像是宁萌太太画的佣园

【卡艾比】咖啡香


卡米尔想了又想,决定还是下去买一杯咖啡。

他是一家咖啡图书馆的职工,是馆内的图书管理人员。馆内分为两层,一层是咖啡店,上面一层是图书室。而卡米尔上班的时候,他也只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一眼监控,顺手路过整理一下书柜,当咖啡店打烊时清扫,早上来的比其他职工早,整理一下文件……因为早出晚归,给雷狮造成了“我弟真勤奋”的错觉。其实他上班时多半在看书。

雷狮与咖啡店店长安迷修是死对头,三天两头来找一次茬,而且打着“正义”的旗号:“我来找我弟卡米尔你有什么意见?”而且每次都会给卡米尔带上楼下的一杯咖啡,甜的要死的那种。

卡米尔原本是不喜欢喝咖啡的,但他发现咖啡可以加那么多糖(还不用自己买)的时候,他便对咖啡改观了。

当然,在卡米尔上班时他没有喝饮品的习惯。只是最近雷狮每天都来,卡米尔每天都能喝到咖啡。直到今天雷狮意外的没出现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中毒了。

其实戒毒也很容易,但卡米尔不想戒。

他穿过安静的走廊来到楼梯口,顺着螺旋式楼梯下去,每走一步耳中的喧闹就加重一分。虽然咖啡馆还算安静,但时常处在无声环境下的卡米尔,耳朵变得极其敏感。

他快步走向前台,正准备张口点单,却意识到雷狮虽然每次都是给自己买同样的咖啡,但自己从不知道那是什么种类的咖啡。

前台的服务员出乎意料的很少,一个红色长发有着大呆毛的女生微笑着站在卡米尔的面前,与卡米尔只隔了一个前台柜。

虽然工作地点是在楼上,但他还是依稀记得楼下职工的面貌的——但是他从未见过这个女孩……不,应该是少女。

请问你要点什么?

艾比估计是憋不住了,脱口而出。

卡米尔猜想这一定是临时工作人员,不然前台人员说话都不用敬称的吗?

但他也没有兴致去捉弄人家。

一杯咖啡,随意什么种类,多放糖。

卡米尔边说边整理了下自己的职工帽。

艾比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本店职工还要来点咖啡,但她还是在心里盘点了店内的咖啡种类,很悲哀的发现自己只对一种咖啡有依稀的制作印象。

看着艾比手忙脚乱的准备咖啡,卡米尔发现自己的猜想得到验证。只是发现而已,心中再无波澜——不。

你的咖啡。

卡米尔接过咖啡,回到自己的工作室,喝了起来。

这杯咖啡作工没有雷狮帮他买的咖啡那么精细,完全的初学者水平。

但却很甜,就像前几次喝的咖啡那样甜——不,比雷狮送的还甜,忽略掉作工,还是很好喝的。



不知是近段来安迷修带了店员出去和雷狮单挑,还是两人刚好都有一些脱不开身的事。店内的前台人员少得可怜,卡米尔买的咖啡全部是艾比制作的——两人经常会在这过程中绊上一两句。

面瘫矮子,你不觉得太甜了吗?

不,刚刚好。

喂喂喂,吃太多会长蛀牙的。

我不会的。



渐渐的,卡米尔开始期待每一天咖啡的味道。虽然艾比每次都手忙脚乱的,但是他能发现艾比咖啡里的进步。唯一不变的,就是甜度。


我还怕你不喜欢——那么多方糖呢。

我喜欢,这很好喝。你要是会做咖啡就好了。

夸一下我进步会死啊面瘫矮子!

会死。

有一天,咖啡店发生了一件很戏剧的事情。

卡米尔下来买咖啡时,艾比正巧在为其他客人制作咖啡,迎接他的,是一个老牌员工。

请问您——

卡米尔挥手打断了他,服务员认为他还要考虑考虑,便微笑着在那里等。

你不用等了,我也在等。

服务员没能及时理解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的含义,艾比发现这里磨蹭的时间有点久,以为需要帮忙,就走了过来。


呆毛矮子,我要一杯咖啡,多放糖。

艾比的呆毛忽的立了起来,她给卡米尔飞了一记眼刀,卡米尔装作看不见——

……恩,她呆毛立起来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老牌员工在他们身上看了一圈,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卡米尔忘记了雷狮送来的咖啡的味道,忘记了艾比只是个临时工的事实。






那一天卡米尔下楼的时候,没有捕捉到那红色的呆毛。他愣了一下,随时反应过来了。

毕竟只是个临时工而已。

他的心忽的有些紧缩,他考虑自己应该去看一下心脏科了。

他的脚走到了前台,服务员微笑着等着他点单。

卡米尔的表情和往常无异。

淡淡的开口道:

一杯咖啡,随意什么种类,不放糖。

评论(4)

热度(39)